<fieldset id='pwmov'></fieldset>
    <i id='pwmov'></i>
  1. <tr id='pwmov'><strong id='pwmov'></strong><small id='pwmov'></small><button id='pwmov'></button><li id='pwmov'><noscript id='pwmov'><big id='pwmov'></big><dt id='pwmov'></dt></noscript></li></tr><ol id='pwmov'><table id='pwmov'><blockquote id='pwmov'><tbody id='pwmov'></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pwmov'></u><kbd id='pwmov'><kbd id='pwmov'></kbd></kbd>

    <ins id='pwmov'></ins>

    <code id='pwmov'><strong id='pwmov'></strong></code>
    1. <i id='pwmov'><div id='pwmov'><ins id='pwmov'></ins></div></i>

      <dl id='pwmov'></dl>

    2. <acronym id='pwmov'><em id='pwmov'></em><td id='pwmov'><div id='pwmov'></div></td></acronym><address id='pwmov'><big id='pwmov'><big id='pwmov'></big><legend id='pwmov'></legend></big></address>
          <span id='pwmov'></span>

          一碗熱湯

          • 时间:
          • 浏览:11
          • 来源:年轻的母亲1在线观看完整版视频_年轻的女教师_年轻的小婊孑2

            北宋時期,江寧府乃南方名城,福春街則是城內最繁榮的一條小吃街,食客雲集,生意紅火。
            
            可這日,“清欣閣”酒樓的劉亦德掌櫃愁眉不展,坐在大門口唉聲嘆氣。這時,一個夥計背著包袱從酒樓裡走出來,安慰道:“大掌櫃,您想開點,大夥都走得差不多瞭,我也得回鄉下伺候老娘去瞭。”“都走吧……”劉亦德喃喃自語。
            
            當年“清欣閣”在整個江寧府無人不知無人不曉,鹵味尤負盛名,一年四季生意興隆。可今非昔比,兩年前的一次地震,讓“清欣閣”一鍋秘制老鹵水統統灑盡,菜品味道大不如前。眼下酒樓蕭條冷落,讓劉亦德心如刀絞。
            
            正在劉亦德煩心時,一個聲音響起:“掌櫃的,給點吃的吧。”劉亦德抬頭,見是個年輕乞丐,約莫十八九歲。劉亦德細細打量,此人雖落魄,倒也不卑不亢。劉亦德生出惻隱之心,便說:“進來吧,我炒個青菜,再給你幾個饅頭。”
            
            小乞丐踉踉蹌蹌走進酒樓坐下。不一會兒,小菜和饅頭都來瞭。小乞丐餓極瞭,張開大嘴,風卷殘雲地吃瞭起來,很快吃個精光。小乞丐抹瞭把頭上的汗和嘴邊的湯汁,咂咂嘴道:“掌櫃的,小生自小在酒店幫廚,你要是願意雇我,隻要給我一張草鋪就行瞭。”
            
            劉亦德擺擺手,嘆息道:“年輕人,你沒見我這酒樓生意慘淡?半個月後房租到期,我就得關門走人瞭。”他看瞭小乞丐一眼,接著說:“你若不嫌棄,店裡的幫工都走瞭,正好缺個打雜的,處理下雜物。”
            
            小乞丐就這樣留在瞭“清欣閣”大酒樓。說來也怪,眼看就要倒閉關門的酒樓,接下來的十幾天裡生意卻蒸蒸日上,顧客源源不斷。原來,小乞丐調制出的鹵水湯料香味獨特,回味悠長。有瞭這鹵水,燒出來的飯菜都奇香無比,酒樓每天都爆滿瞭慕名而來的食客。
            
            這小乞丐真名叫寶生,是從外地逃荒過來的,之前在飯館裡當過小廚。他對劉亦德說,這鹵水方子是舅舅傳給他的。
            
            時間久瞭,劉亦德問及寶生的身世,寶生總支支吾吾,遮遮掩掩,不願多談。寶生話也少,從不到大堂接客端飯,出門也總是戴好鬥笠,低著頭不願與陌生人接觸。
            
            一晃一年多過去。這天傍晚,突然下起瞭暴雨,酒樓客人很少。突然,劉亦德聽到柴房傳來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他尋思:是討飯的跑到我屋中避雨瞭?可怎麼不進大堂,跑去柴房?
            
            劉亦德悄悄摸到柴房,提起燈籠一看,一個熟悉的身影立在他的面前。“寶生,你怎麼不在後廚,跑到這裡來瞭?”
            
            寶生很慌亂,他脫下蓑衣,吞吞吐吐:“掌櫃的……沒什麼。”
            
            劉亦德看著寶生,覺得哪裡不對頭,說:“雨下大瞭,客人走差不多瞭,你收拾一下,回屋休息吧。”
            
            很快,天黑瞭下來,店堂裡一個客人也沒有瞭,一個小夥計正在收拾桌凳。這時,遠遠地進來一個漢子,他滿臉黑須,頭戴一頂氈笠,腳穿一雙皮靴;胯口掛把板斧,手裡提把樸刀。他把氈笠掀在脊梁上,敞開胸脯,坐在店堂正中間,高聲喝道:“快給大爺端酒上菜!”跑堂的一看,心裡早怵瞭三分,連忙回道:“是,是,小的這就去準備。”劉亦德出來一看,此人來者不善,又想到剛才寶生異常的舉動,忽然一個念頭冒瞭出來。
            
            劉亦德趕緊笑臉迎客:“客爺,請問您想吃哪些菜?”
            
            “隨便。”漢子死死地盯著前方,眼神冷得幾乎結冰。
            
            “這有些……不好辦吧?”劉亦德臉上的笑容頓時僵住瞭。
            
            “好不好辦,要看我手中的刀說瞭算。”那漢子冷哼一聲。
            
            “當然,當然,您稍等一會兒,我這就去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