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ddd4'></i>
  • <tr id='ddd4'><strong id='ddd4'></strong><small id='ddd4'></small><button id='ddd4'></button><li id='ddd4'><noscript id='ddd4'><big id='ddd4'></big><dt id='ddd4'></dt></noscript></li></tr><ol id='ddd4'><table id='ddd4'><blockquote id='ddd4'><tbody id='ddd4'></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ddd4'></u><kbd id='ddd4'><kbd id='ddd4'></kbd></kbd>
        <dl id='ddd4'></dl>

        <code id='ddd4'><strong id='ddd4'></strong></code>

          1. <ins id='ddd4'></ins><fieldset id='ddd4'></fieldset><acronym id='ddd4'><em id='ddd4'></em><td id='ddd4'><div id='ddd4'></div></td></acronym><address id='ddd4'><big id='ddd4'><big id='ddd4'></big><legend id='ddd4'></legend></big></address>
            <span id='ddd4'></span>
            <i id='ddd4'><div id='ddd4'><ins id='ddd4'></ins></div></i>

            鼠藥迷案

            • 时间:
            • 浏览:24
            • 来源:年轻的母亲1在线观看完整版视频_年轻的女教师_年轻的小婊孑2

            1.老婦當街攔轎喊冤

              道光十五年,科考榜眼出身的遼東著名才子朱國印被朝廷破格提拔為署理盛京按察使。年輕有為的他上任伊始,便四出巡行視察,督促下屬相關官吏加緊處理歷年積累下來的一些民間懸案。

              這日,當朱國印來到營口縣時,大街上有一老婦攔轎喊冤。老婦聲淚俱下地狀告現任知縣吳承浩糊塗斷案,將她的兒子唐邦才屈打成招錯判為殺人兇犯。為澄清事實真相,朱國印馬上趕往縣衙調查。

              原來唐邦才是個藥材商販,經常跑長途去關內收購各種草藥原料,留下妻子一個人在傢。半個月前的一天晚上,唐邦才因生意做得順手便提前幾天回傢,經過縣城南關獸藥鋪時,忽然想到傢裡最近老鼠鬧得厲害,就順便買瞭五小包鼠藥揣於衣服口袋中。當唐邦才興沖沖地敲打自傢房門時,卻聽到除瞭妻子柳氏外,居然還有另一個陌生男人的說話聲。他惱怒地破門而入,見柳氏面色煞白地正在整理衣裙,而且後窗戶已被打開,顯然奸夫順此逃之夭夭瞭。

              唐邦才越過後窗一路猛追,卻絲毫沒能覓到對方半點身影,不過回來時在窗下發現瞭奸夫落下的一隻佈鞋,鞋面上清晰地繡著一個字。當他質問柳氏那個男人是誰時,柳氏低下頭來一聲不吭。唐邦才見狀實在按捺不住滿腔怒火,狠狠地扇瞭柳氏幾個耳光,而後丟下一句話明天我再同你算賬,餘怒未消地離開瞭。

            唐邦才這一夜住到瞭母親傢,並把實情原原本本告訴瞭老人。等到第二天中午,唐邦才剛要回傢,不料從外面沖進來幾個捕快,不由分說給他戴上鐐銬抓走瞭。當唐邦才被帶到傢中現場時,禁不住傻瞭眼,隻見柳氏面色淤紫、眼球脫落,七竅流血而亡。

            2.內有玄機的茶壺

              知縣吳承浩喝令唐邦才如實交待殺妻經過時,他終於弄明白瞭是怎麼回事。就在這天上午,有前來借東西的鄰居發現柳氏死亡,便急匆匆地報瞭官。吳知縣於是帶人匆匆前往,經過仵作檢驗,發現柳氏面部充血腫脹,口中有殘留鼠藥,顯然是先遭毆打而後被強行灌入鼠藥導致喪命。據鄰居反映說,昨夜聽見瞭唐邦才審問暴打妻子的聲音。吳知縣遂認定唐邦才有殺人嫌疑,於是派人將其捉拿歸案。經過當場搜身,自然翻出瞭那五小包鼠藥。既然證據確鑿,吳知縣便斷定是唐邦才為報復妻子出軌行為而泄憤殺人。下令將其押進死囚牢,等待刑部批文下來就將其斬首。唐母曉得兒子是冤枉的,幾次寫狀紙到縣衙申辯均被吳知縣粗暴駁回,無奈之下這才向按察使朱國印申訴情況。

              朱國印首先將唐邦才重新訊問瞭一遍,擅於察言觀色的他料定唐邦才不會說謊,認為此案必有隱情。便在吳知縣陪同下親自到死者柳氏傢中走瞭一趟。由於屍首早已下葬,朱國印隻能查看柳氏生前用過的一些物品。當他無意間拿起一個用陶土制成的茶壺時,感覺有些奇怪。因為該陶壺底部看上去很厚重,但是持在手中卻非常輕巧。朱國印仔細端詳陶壺內部,發現底面有一些用肉眼幾乎很難看清的微小孔洞。他就有意往硬地上一摔,隨著啪的一聲,從碎裂的底部殘片中現出瞭一些粉末狀東西,經過仔細辨查,竟然是毒性極強的鼠藥!

              朱國印詢問陶壺產地來源時,縣衙裡的師爺馬上提供說產自於縣城西關的崔三制陶鋪。當差役把面如死灰的崔三拘來時,崔三見到碎裂的陶壺殘片,登時撲通一聲跪在地上,痛悔不迭地連連抽打自己耳光,說萬萬不該財迷心竅害人啊!

              崔三如實交待說,自己的制陶鋪當初開張時,由於缺少本錢遂向唐邦才貸瞭二百兩銀子。眼看著期限快到,而制陶鋪生意甚不景氣,根本無力償還貸款。崔三急得抓耳撓腮之下,為瞭能賴掉這筆錢,就橫下心來想出一個惡毒的殺人計謀。他熟知唐邦才夫婦都有飲茶嗜好,就精心設計燒制瞭一個底部為空心的特殊陶壺,並且事先在空心部位藏入毒藥。等到唐邦才之妻柳氏前來選購沏茶之物時,遂趁機把這個陶壺廉價賣給她。崔三本想用鼠藥同時毒死唐邦才夫婦兩人後,再尋機潛入其傢中把陶壺偷回來處理掉,卻萬萬沒想到最終還是栽到瞭精明細心的按察使朱國印手裡。

            為瞭進一步查實柳氏究竟身死於何手,朱國印命人拿著從唐邦才身上搜出的五小包鼠藥去南關獸藥鋪核對。結果證明那些鼠藥分毫不少,顯而易見唐邦才並沒有使用該鼠藥毒殺妻子。